這些天,社交網絡上又掀起了關於“富二代”和“中國留學生”的討論。起因是發生在美國加州的一場車禍中,駕駛著法拉利跑車的中國留學生不幸身亡。用“富二代”和“中國留學生”作為一場車禍的主語,讀起來可能讓人覺得比較彆扭甚至冷漠。類似表述引導人們這麼理解車禍事件:討論“富二代”和“中國留學生”,遠比討論車禍本身更加重要。在當今的社交網絡上,我們經常遇見的恰恰是這種彆扭和冷漠。  
  關於“富二代”和“中國留學生”的話題,很多媒體的報道似乎已經“模式化”。新聞報道模式化的結果是,社交網絡轉載容易被幾個觀點“綁架挾持”。上述兩個身份標簽讓轉載者有意無意給這起可能並不複雜的車禍事件“定性”。和國內媒體在報道中暗示和突出“富二代”與“中國留學生”不同,美國當地《洛杉磯時報》的報道則特意強調,在這起事故中法拉利並沒有超速。根據當地警方判定,事故責任主要在對方涉嫌酒駕的司機。
  傳統新聞媒體曾被稱為是社會的瞭望台,其中一大原因是新聞讓有價值的信息向大眾流通,而且把關人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新聞的質量。新媒體時代專業新聞媒體面臨的挑戰是,儘管新聞傳播門檻降低了,新聞媒體與受眾的互動也不斷增強,媒體的專業性卻因為信息發佈者和接收者界限的混淆而下降。人們對新聞報道的情緒訴求逐漸超過了事實訴求。不管是媒體還是受眾,我們關註的信息越來越多,但是內心卻越來越冷漠。
  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在自媒體時代蔓延。許多信息未經求證就流入市場,片面扭曲的報道被不斷轉發,仿佛只是圖一時之樂,新聞的質疑精神被“發泄”的快感所取代。我們看到許多新聞像是只為了挑起事端,讓受眾站隊,而對真相不再真正關心。許多新聞報道的“爛尾”,正是出自媒體迎合受眾快餐式的狂歡心理。就像這次令人惋惜的車禍,受害者賠償和有關部門的調查常在媒體和受眾關註之外。
  新媒體發展確實賦予了“草根”前所未有的話語權,但是公眾接觸到的報道越來越良莠不齊。網民似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轉發評論只為了博一時之快。為了防止這種趨勢惡化,作為信息發佈者的專業新聞媒體要堅守陣地,不偏不倚地傳播事實。作為二次傳播者和擔當自媒體角色的網民,則需要有一種內在自覺:新媒體讓言論表達更加方便,但是更大的言論權力意味著更多的表達責任,公眾需要更謹慎地對待每次發言。正如英國《衛報》去年刊登的反響巨大的文章《新聞對我們有害》,作者認為當今社會信息過剩卻鮮有內涵。信息時代可能反而加劇了人們之間的隔閡。
  新媒體像許多全新技術一樣只是一種工具,關鍵在於如何使用。我們如果三思而後行,完全可以避免出現“越關註越冷漠”的困境,更可以朝著“越關註越理解”發展。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羊毛被

gd21gdub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